夜胤nightmare

灣家人一隻>w<
萌藍雨四期生/////
本命喻黃喻可逆可拆其實雜食(欸
想寫一個超級蘇的黃少天誰都不要阻止我(?)
不知道為什麼寫出來的文章越來越多是BDSM相關(躺地
最近在雙黑坑底。
所有都是逆可拆不一定#

【雙黑】小愛麗絲的床邊故事(一)

※雙黑無差
※突如其來的靈感
※大概是中篇
※原作向
※微童話風(?)
※太宰生賀壓線

「中也中也,給我講故事嘛——」

「小愛麗絲……一定要聽故事才肯睡覺嗎?真拿你沒辦法。好吧,那我就說個關於旅行的故事。」

「啊啊——為什麼連難得的假期都得跟小矮人待在一起旅遊啊——」

隔著安全帽傳到耳邊的聲音簡直就像個怨婦,中原中也不爽地用力轉了轉把手傾斜車身加速,機車引擎聲伴隨風聲呼嘯而過,漂亮地過了個在兩面山壁之間的髮夾彎。

「吵死了混帳,不爽你就自己下來走!」

「哇那真是太棒了,我早就想嘗試在這種如億萬名畫般壯觀的風景中跳崖自殺了。」

從前從前,在日出島上有個把一切都治理地井井有條、讓領地內人民都安居樂業的黑魔王。有一天,他派出他的其中兩名得力手下——青花魚和蛞蝓到鄰近的高山島教訓壞人們。這兩人關係特別惡劣,大概就是說三句話馬上就會吵起來的等級,卻又十分默契。他們合作無間很快地便打倒了所有的壞蛋,於是黑魔王決定獎賞他們整整一個禮拜的假期。

那是他們待在台灣的第四天,扣掉埋伏和執行任務的兩天以及在吵架中決定行程的一天後還剩下正好一個禮拜的假期。

任務不難,機票改簽更容易,森鷗外本意就是打算給他們倆放個假,只是……。

「什麼!假期得跟這傢伙捆綁共度還要呈交報告?」聽到這個消息的中原中也氣得跳腳,方才得知能放假的好心情完全被破壞了個精光,旁邊的太宰治依然面無表情,看不出到底是高興還是不高興。

「這……這是首領的指示,中原大人請息怒。」過來傳達首領批假公文的下屬誠惶誠恐,只怕一個不小心被兩位幹部候選人給滅了。

「退下吧。」空氣像是被完全凍結了那樣,也不知過了多久太宰治才開口道。

「哼,倒是挺會裝的。」

「誰像那邊那隻笨蛋蛞蝓把心事全都明明白白寫在臉上呢。」

「總比你整天只會對部下擺出一張死人臉要好多了。」

「想到難得的假日只能與中也一起度過就難受地恨不得馬上找條河跳下去啊——」

「身為繃帶自殺狂魔的你明明無時無刻不想這麼做吧。」

無意義的爭吵幾乎是在下屬離開的後一秒馬上開始,對罵到兩人都口乾舌燥了才消停。

即使已經爬到黑手黨幹部備選的位置並且以令人聞風喪膽的雙黑名號在地下世界闖出一片天,他們也還只有十六、七歲,尚存著些許少年心性。

「照著旅遊書上寫的攻略走未免也太無趣,不如中也閉上眼睛拿筆在地圖上隨便圈幾個地方作為目標吧。」翻了幾頁下屬買回來的旅遊書後太宰治了無生趣地向後一倒,也不管是否正好砸在搭檔伸在旁邊的腿上。

「喂,太宰你重死了給我起來!」中原中也罵道,提膝踹了踹硬是倒在他身上的太宰治。

「不要——我好累,剩下的中也決定就好,不要走路不要運動不要爬山不要很累的活動其他都可以……」嘴裡嘟囔著不要這不要那的人就這麼眼一閉直接昏睡過去。

中原中也深深覺得自己又被搭檔給狠狠坑了一把。

他們翻遍了前人留下關於這座島的記載,最終決定前往位於島正中央的高山群準備一探究竟……小愛麗絲?

愛麗絲揉了揉眼,還想強撐著聽完整個故事,卻抵禦不過睡魔來襲,慢慢地、慢慢地沉入夢鄉。

「林太郎會生氣的喔……被說成是黑魔王什麼的……」

晚安,中原中也近乎無聲地道著,抬手熄滅了愛麗絲床頭的小夜燈。

黑暗中還有另一個人有些茫然地注視著這一切。

TBC.

///////////太宰生日快樂///////////

【維勇】Be my Dom(章之五)(BDSM)

※以愛為前提的BDSM

※實際DS調教有

※R18情節有

※身心都不怎麼虐(在我看來)

※跟著原著情節走

※真的很OOC

※好久不見啊哈哈哈......果咩><

※不記得或沒看過前文可以去我主頁看下

----------------------正文分隔線-------------------------



主人。

聽到這個名詞勇利整個人都僵住了,滿腦子只剩下天啊...我從未讓任何人知曉的性癖被最崇拜的男神發現了該怎麼辦......

在維克多略帶逼迫的眼神底下,勇利像是著了魔似的真就這麼一件一件除去自身所有的衣物,全身赤裸著站在冰場上,腳掌少了冰鞋的掩護直接接觸冰面,被凍得有些發麻。

「張開眼睛看著我,不許遮著,手背到身後,嗯嗯——就是這樣。」

啊啊太羞恥了,簡直就像是在做夢一樣,被維克多•尼基福羅夫親自在冰面上調教這樣的事......

「Perfect!這些天的減肥計劃還是挺有效果的嘛,小豬豬現在的身體曲線很美麗呢。」

銳利的視線由上至下掃過勇利全身,在嚴格的飲食控管之下贅肉幾乎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練習帶來不明顯卻結實的肌肉。

視線停留在那或許是剛接觸冷空氣受到刺激又或者是因為緊張而微微勃起的下體,維克多愉悅地吹了聲口哨。

「現在,穿上你的冰鞋,把Eros完整的表演一次吧。」

「可以至少讓我穿上一條內褲嗎......」勇利幾乎是不抱希望地弱弱問了句。

「當然不行,親愛的。」

在冰上旋轉、跳躍、舞動著、搖擺著身軀,他逃避似地緊閉雙眼,任由著冰面蒸騰而起的刺骨寒氣侵蝕,越來越快、越來越快......,他像是自暴自棄又像是豁出去一般的跳出了從來都做不好的4T。

然而毫不意外地失敗了。

完了,勇利心想,他或許就要因為沒有穿戴任何護具受重傷,他或許就得因此永遠無法再站在場上,然而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就在即將摔倒的前一秒,他落入一雙有力的臂彎,穩穩地將他托起,穩穩地將他送回地面。

「你相信我嗎?」



----------------------正文分隔線-------------------------

感謝閱讀至此的各位。

因為去考轉學考而將近一年沒更新是我的錯,在此認真地跟大家致上最深的歉意。

許久沒寫文,也沒什麼手感了,我會努力讓自己恢復的。

因為工科課業繁重,我只能盡量保證不定量周更,如果還有人願意看的話qwq

對了有人會去看華山的 yuri on museum 嗎?因為剛好在家旁邊所以回家時打算去看w

王x祭司 paro【維勇】(王國架空向)



大綱:

苦惱下一次祭典獻祭給神的舞蹈編舞沒有靈感的王拋下一切展開旅行,在勝生烏托邦意外遇見自認跳舞跳得很差實際上卻特別有天賦令人驚艷的勇利,一起渡過愉快的半年。

然而勇利其實是下屆聖祭司候選人(已是內定人選),但因為對自己太沒有自信於是就從神殿逃走了,也因此他從一開始就認出維克多的身份(設定上只有級別夠高的祭司才有機會見到王的真容)其餘需露面時都是戴著半臉面具的。

總之最後維克多從勇利身上找到靈感,然後他們就愉快地回去了(勇利身份坦白這邊還沒想要怎麼寫)

結局是王與聖祭司半夜裸身在祭壇冰面上跳獻給神的獻祭雙人舞,然後交合(重點)。(噢不要誤會喔那是二十年一次最盛大祭典的必要流程x)



扔個有病腦洞記錄一下,我大概還是會先把BDSM肝完才動這篇#

BGM可以搭配我自己寫的小提琴鋼琴二重奏,真的開始寫這篇了就會釋出音檔。

我想問的是這種奇怪設定會有人看嗎ฅ'ω'ฅ?

【維勇】Be my Dom(章之四)(BDSM)


※以愛為前提的BDSM

※實際DS調教有

※R18情節有

※身心都不怎麼虐(在我看來)

※跟著原著情節走

※真的很OOC

----------------------正文分隔線-------------------------



仿彿沒有任何準備地沉入深海中,困在一個全黑的世界,視覺被剝奪使觸覺上的感受更加清晰,沉重的水壓壓迫得你完全無法呼吸,連選擇嗆水的權利也沒有,你無法自制地掙扎著,卻是徒勞無功,只是加速氧氣的流失。

那雙戴著黑色皮質手套的手來回撫摸你背脊,溫存而帶安撫性質的吻落在額間,你的大腦因為缺氧而無法思考,漸漸地、漸漸地失去意識......

「氧氣,是主人賜予你的東西,高興、或者不高興都可以選擇收回,你瞭解了嗎?」

「窒息的感覺痛苦嗎?害怕嗎?這是一種達成絕對信任的手段,信任是很空泛的詞彙,惟有實際體驗才能感受到最深層次的臣服與信賴。」

那聲音如同蒙著一層霧,除了高高在上的強勢以外再聽不清究竟是出自怎樣人之口。

「表演也是一樣的,若是做不到將自己徹底投入情境,那便將它轉化為真實。」

隨著語句的進行緩慢清晰了起來,逐漸揭開了那層紗......

那是、那是......維克多!



勝生勇利猛然驚醒,從自家床上坐了起來,羞愧地發現那股濕潤的感覺來自浸滿剛射出體液的內褲。

窒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尤其當它發生在睡夢裡,能夠在不知不覺中奪去性命。

翻身下床處理完髒掉的內褲後,早已睡意全無的勇利套上大衣,像是有了什麼靈感似的快步往美奈子老師的芭蕾舞教室前行。

「請教導我女性的動作與姿態,我要成為迷惑男子的小鎮第一美女。」



他是為維克多而舞的,因此也特別需要維克多的鼓勵才能做出最完美的表演。

「我會變成最好吃的炸豬排蓋飯的。」

為此他尋著維克多近乎哀求地討要了個安定心神的擁抱,如願以償,維克多沒有辜負他的期望,在勇利撲上來時環住了他的背。

「嗯,我最喜歡炸豬排蓋飯了呢。」

維克多面無表情地應和了聲,前一天晚上看到的東西還停留在腦海裡揮之不去。

他不滿於勇利在網路上找主人,即便那個被找的人是自己,然而對於那隻網上的小豬在現實已曾認過主也感到同樣的不滿,即使那個主還是他自己。

再怎麼不滿,維克多還是決定先認真看看這場由他編舞的表演勇利將會怎麼去詮釋。



Eros,即性愛之愛,維克多不得不承認把這個版本的編曲給勇利是有極大私心的。

他為找尋靈感而來,自然希望在對方身上看見讓自己能夠突破的一線曙光,否則一切都只是在浪費時間。

真是令人驚喜啊,維克多愉悅地向徹底化身為美女的勇利吹了聲口哨,腦內卻飛快運轉著下一步計劃。

學生或者奴隸......或者兩者皆是?

Wow真是個amazing的idea!

一定會很有趣的,看來自己能度過一個特別美好的賽季了,看著場上進入表演狀態魅力十足的小豬,維克多如此想著。



「現在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人呢,把衣服脫掉吧——」

歡快的語氣搭上按理說不可能出現在冰場上的指令讓勝生勇利不禁懷疑自己的耳朵是否出了什麼問題。

「欸——勇利不願意聽教練的話嗎......」

委屈的語氣讓勇利一瞬間差點以為對方才是那個被莫名其妙要求脫衣服的人。

見對方依然呆滯地站在一旁沒有動作維克多又補了一句。

「唔——那我們換個方式好了。雖然我不太想這麼早就說出這種話,但是——不聽話的小豬可是要接受懲罰的喔。」

金色刀刃的冰鞋載著它的擁有者緩緩滑近,最後一句話幾乎是貼在對方耳上說的。

聲音刻意壓低造成的效果絕佳,勇利耳朵整個紅透了,倉皇地想要逃開,卻被維克多厚實的大手捉住,逼迫著正視那雙湛藍色的眸。

「你還記得誰是你的主人嗎。」

幾個吐息間氣場轉變之速簡直就像換了個人,夾著威勢的語氣帶來極強的壓迫感,直接灌入勇利腦中。



----------------------正文分隔線-------------------------

感謝閱讀到此的各位(深深一掬躬

好久不見哈哈哈哈哈...(遠目

我真的太久沒更新了...對不起,也特別感謝不離不棄等我更新的大家QWQ

沒什麼時間打後記,等等還要考程設期末考orz

總之想看什麼梗或者哪裡有bug需要更改都可以留言跟我說喔~

唸書去了,大家揮揮////

Fireflower (試水)【雙yuri】


總之是篇雙Yuri搭檔在未來架空世界用魔法與武技戰鬥的文,背景是特別保護未成年人的末日(?)
對不起沒填完坑的我又開坑了OHO

¤ 節錄開始 ¤



「啊?憑什麼豬排飯可以去我不能去!我可不比那頭豬弱啊!」

「我說啊......不准給我死在我沒看到的地方啊!要不是老子年齡不夠才不會讓你單扛了這種重責大任......列入史冊的名單不需要兩個Yuri,還是給我快點滾回後勤去吧!」

脫口而出的依然是那樣看似惡意滿滿卻充斥著更多彆扭情感的言論,收也收不回。

表情扭曲,金髮少年頭抵在勇利後背上,以很輕、很輕的力道,生怕多用一分力對方便會直接離他而去。

淚無聲滑落,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將它們裹入掌心,不願使淚水沾濕衣物,更不願讓對方看到他軟弱的一面。

即使這個世界上能夠讓他這樣安心發泄情緒的也只剩下勝生勇利一個人了。



¤ 節錄完畢 ¤

嘛嘛,其實我就想寫小天使哭泣的樣子,可以當作段子(?)有人看的話就來擴寫看看ฅ'ω'ฅ~~

維勇BDSM我這周末期末考結束後盡量更,其實下一章已經寫好一半以上了(掩面 
還有維克多生賀(過很久了......)冰面play我也寫了個...開頭#

總之總之感謝大家不嫌棄嗚嗚////
留言點梗歡迎聊天歡迎~~~

【維勇】Yuri!!! in Taiwan(平安夜小甜餅(。・ω・。)ノ♡)

Yuri!!! in Taiwan

時間:Grand Prix Final 後的平安夜

地點:台灣的某個夜市(別問我為什麼他們會跑到台灣來_(:з」∠)_)

————————以下正文————————



「Wow, amazing!」

這是維克多看見夜市琳琅滿目的攤位時發出的驚嘆。

勇利倒是淡定得多,畢竟日本的祭典在某種程度上也與夜市差不多了。

「俄羅斯沒有類似的市集嗎?」伸指戳了戳對方搭在肩上的手,勇利轉頭問道。

「有喔,只是都沒機會去看看呢,勇利願意以後陪我一起去看看嗎?」維克多嘆息的搖搖頭,卻又以期盼的眼神望向身邊人,順勢抓住那正戳著自己的手。

維持這個彆扭姿勢不一會兒後,勇利便受不了的掙開維克多的手,在維克多想拉回之際卻又主動牽住對方,插入指縫間,與之十指交扣。

手牽手在擁擠的人潮間移動對於他們來說是很新鮮的體驗,或許因為是假日又是平安夜,原本就挺熱鬧的夜市在這特殊的節日被塞得更加水泄不通,兩人有好幾次都要被洶涌而來的人潮沖散,只能牽得更緊了些。

然而在逛過半條街的攤位後,一張馬鈴薯上放著炸豬排的圖片吸引了他們的目光,炸過的馬鈴薯放上剛起鍋表皮被炸得金黃酥脆的豬排,再淋上香濃起司、灑上海苔粉,散發出了誘人香氣。

「我想吃這個!」兩人異口同聲地叫了出來。

排了長長的隊伍,過了快半小時,他們終於拿到一盒熱騰騰的起司豬排馬鈴薯,正當勇利拿起叉子叉起一塊正準備送入嘴中時,維克多卻自然地湊上去親了對方嘴角一口順便咬掉勇利已送到自己嘴邊的食物。

「不行喔,這個熱量太高了,身為教練可是要負責選手的飲食控制呢。而且小豬豬最近好像也沒有贏哪一場比賽啊......」

維克多故作煩惱地看向正可憐巴巴盯著食物不放的勇利,又叉了一口豬排拿在對方眼前晃啊晃。

「如果勇利能搶到這口豬排,那麼就全部都是你的了。」他像是誘惑又似邀請般的在勇利耳旁低語,然後將豬排送入口中。

勇利幾乎是立刻就以自己的唇迎了上去,極具侵略性地撬開閉合的齒縫。

過多的起司在兩人交纏的唇舌之間流動,吸引對方在自己口腔裡肆意舔弄,在不知是誰的口中豬排被嚼碎,又被另一個人掠奪,不斷重複著這樣的搶食過程,他們樂此不疲。

在最後一口食物終於完全落入他們肚裡後,維克多才依依不捨地放開那已被吻得有些紅腫的雙唇,又把殘留在對方嘴邊的起司舔了個乾淨。

「Дорогой,Канун Счастливого Рождества.」他輕道了聲。



—————————拉線—————————

謝謝閱讀到這邊的大家(๑・ω-)~♥”

姑且算是個平安夜突發小甜餅吧ovo

最後一句俄文是“親愛的,平安夜快樂”

然後這一切其實是我的日常,我在起司馬鈴薯攤前面看到一對情侶就這麼玩(沒那麼誇張就是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把好好的食物弄成這樣的╮(╯▽╰)╭

然後然後大家聖誕節快樂~~~(。’▽’。)♡

明天會發BDSM那篇的番外肉作為維克多生賀,我好想讓他們在雪地裡野戰又怕他們還沒做完就凍死了,真是糾結啊......你們覺得呢?

【維勇】Be my Dom(章之三)(BDSM)


※以愛為前提的BDSM

※實際DS調教有

※R18情節有

※身心都不怎麼虐(在我看來)

※跟著原著情節走

※真的很OOC

※網調有

“”為聊天室內對話(這個聊天室原型是wootalk)

*此章為過渡章節

----------------------正文分隔線-------------------------



“我說,你到底在想什麼啊?”

維克多不滿地發現聊天室對面的人又走神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仿佛週期循環的又回到四個月前最初那個縮手縮腳的狀態。

他沒想過自己會和這樣一個不肯透露太多私人資訊、自尊心特別強、心理承受能力特別差,又因為不願語音通話不願視訊,所以能接受的調教種類又十分有限的sub相處這麼長一段時間。

長時間網調的過程讓維克多明白對方心裡有個極度景仰的對象,像是信仰一般的存在。

不滿,卻又無法強行改變對方心中已根深蒂固的先後順位。

即使只有虛擬世界中道不清說不明的主奴關係,他仍然是個佔有慾強烈的俄羅斯男人,不樂意見到手中的獵物心裡有個比自己地位更高的人。

不樂見,卻也沒打算花費時間精力去改變。

然而維克多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已經和他相處了四個多月,也基本默認了主奴關係的sub,會在一次極度普通的言語羞辱調教過後,再也沒有回覆任何訊息。

即便如此,他也沒有太多情緒波動,頂多為失去一位有趣的遊戲對象感到可惜而已,沒多久,就把這件事給徹底忘掉了。


勝生勇利在日本全國大賽演出了一場幾乎可說得上是另一種層面上的史無前例——全失誤。

又一次巨大打擊讓勇利連失落的力氣都沒了,只想夾著尾巴逃離所有人的視線,逃回自己位於長谷津的老家,就此消失在世人面前。

已經五年沒有回去了。

在前往故鄉的列車上,勇利想著。

自從去年的Grand prix final結束,他與Ciao Caio教練解約後便一蹶不振,失敗像是揮不散的迷霧一般如影隨形。

從前,壓力大得喘不過氣時,他偶然在網路上看到了一些SM圖片,即使那些姿勢表情看上去都是難以忍受的痛苦,勇利卻從中看見那些被調教的M身上散出接近昇華的平靜感,他渴望這種心靈的平靜,於是越看越多、越看越深入......終於無法自拔。

然而在與網路聊天室裡不知哪來的S渡過幾個月的荒唐後,全國賽的結果讓勇利意識到這一切對於他來說一點幫助也沒有,由於不曉得該怎麼向對方解釋不想繼續下去,他索性直接關上對話頁面。

不知是驚喜還是驚嚇,當維克多出現在烏托邦溫泉時,勇利只覺得自己一定是在做夢。

那隻伸出的、充滿自信的手與極為誘人的邀約讓人完全沒有拒絕的理由,或者說是可能性。

維克多沒有當教練的經驗,他習慣性地用作為一個支配者時對待調教對象的那套方法,以自身魅力使人臣服。

反正勇利也是個sub嘛,還已經是他的所有物了。維克多想到那天晚宴後的認主,理所當然地這麼理解著。

單純的命令與服從行為太過於自然,沒有人發現有什麼不對,直至溫泉on ice前一天晚上,維克多借用了勇利的電腦,不小心看到那個SM聊天室的瀏覽記錄。

一開始,維克多覺得挺不爽的,都已經求自己當主人了怎麼還跑到這種聊天室找主人?

越看,他越訝異,螢幕上顯示的竟然是與自己的聊天記錄。

「小豬,我找到你了。」



----------------------正文分隔線-------------------------

感謝閱讀到這裡的各位(っ´▽`)っ

這次跳過了很多東西orz維克多並不是一個完美的dom,很多想法、處理事情的態度及方法都不夠成熟(Ex:只利用自己的魅力與恐懼心理來迫使別人聽他的話,這在原作動畫中也表現得很明顯。)

他們兩個都是極度自我中心的人。

我想寫出的是主奴並肩成長,與對方產生越來越多連結的故事 。

看完十二滑走直播直接爆哭,仔細看了熟肉後確定這真的是個隱晦的HE,我不怪製作組沒有讓他們兩個之間有明確的告白等等行為,雙人滑已經表示的很清楚了,他們對彼此的愛與羈絆在滑冰中表露得一覽無遺,這才是最美好的結局。

我會繼續寫下去的,盡我所能詮釋他們之間漸增的羈絆,套句維克多在長谷津的海邊與勇利談心時說的話。

「OK, 我可不會手軟的喔。

因為這就是我的愛啊。」

喔對了維克多生日我會發一篇在這篇文設定下的十二話後番外(意思是所有能想得到的東西都解禁了#),大家有想看什麼樣的梗的話都請留言告訴我呦喔喔~~~如果沒人要理我的話我就只好讓維克禿真禿了#(人家生日不要這樣w


我決定了,如果這集過後維勇沒有在一起,我就把BDSM那篇的結局改成維克多禿了!

準備去買酒跟鹹酥雞(怕看到中間美食會餓qwq

順便求一起等直播聊天的小夥伴(๑و•̀ω•́)

【維勇】Be my Dom(章之二)(BDSM)


※以愛為前提的BDSM

※實際DS調教有

※R18情節有

※身心都不怎麼虐(在我看來)

※跟著原著情節走

※真的很OOC

※網調有

“”為聊天室內對話(這個聊天室原型是wootalk)

----------------------正文分隔線-------------------------

重發...如果還是看不到的話請告訴我QWQ

一點都不意外地被屏蔽了的東西

有人反應看不到所以新增一個plurk paste~

----------------------正文分隔線-------------------------

謝謝看到這裡的大家///////我這應該可以算是日更吧(?)

嗨嗨我又來挑戰lofter的底線啦~希望別被吞掉OHO

雖然這次一整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掩面

這明明寫起來應該很帶感的東西被我寫得像性冷淡嗚嗚嗚

然後然後喜歡的話給個熱度留個評論唄~

想看的梗啊建議啊bug啊或者隨便打幾個字(?)也行!

【維勇】Be my Dom(章之一)(BDSM)


※以愛為前提的BDSM

※實際DS調教有

※R18情節有

※身心都不怎麼虐(在我看來)

※跟著原著情節走

※真的很OOC

※網調有

“”為聊天室內對話(這個聊天室原型是wootalk)

前篇:序章ฅ'ω'ฅ

----------------------正文分隔線-------------------------



維克多不能理解,前一天晚上那麼熱情的一個人,怎麼一到早上就變了個樣。

發現那望過來的視線,維克多露出親切的笑容開口叫喚。

「勇利——」

然而得到的卻是勇利頭也不回的離開,他有些愕然,也沒多說什麼,便帶著yurio往另一個方向離開了。

他在叫的人,依然是那個拿到青少年冠軍、前途無量的Yuri吧。

對維克多來說,BDSM就是一場另類的休閒活動,有也好、沒有也罷,前一天晚上的一時興起不算什麼。

他是個dom,他享受控制一切的感覺,卻也沒有多餘興致在遊戲外把逃走的小豬抓回來。

還是挺可惜的,維克多杵著下巴想了想,拿出手機,進入了個匿名SM聊天室。

那就稍微補償一下自己吧。

等待匹配......

匹配成功。

“男S”維克多不假思索的輸入。

對方離開了。

又幾次的聊天,幾乎都沒能持續上幾句對話就結束了。

怎麼想打發時間都這麼難,皺起眉,維克多又按下了一次開始聊天。

匹配成功。

“男S”

對方輸入的時間有點長,就在維克多以為對方要離開時,對話框跳出一句話。

“應該是男M…...可以嗎?”

“Of course. ”

小心翼翼的語氣取悅了維克多,他從不在意性別,但不得不承認,男M更能引起他支配對方的慾望。

“以前有過經驗嗎?”明知故問,從那種彷徨無措仿佛一隻誤入陷阱小動物般的語氣,他幾乎可以肯定聊天室對面那人絕對是個超級新手。

“沒有,我只是想確認一下。”這次對方輸入的倒是挺快。

“確認?確認什麼?確認你是個渴望被人控制的M?”維克多有些想笑,他已經很久沒碰到新到連自己適不適合踏入BDSM世界都不確定的新人了,作為一個前輩,他覺得自己似乎該稍微幫對方一把。

“嗯......”猶豫不決在一串省略號中被無限放大,維克多從中感覺到了極大的不自信與畏縮。

“知道什麼是BDSM嗎?看過圖片或是影片?有沒有特別喜歡的部分?”

“知道,有看過一些......捆綁的照片。”

至於為什麼會去看這些東西?勝生勇利自己也不清楚,他只知道繩縛師手中那些美麗的作品,那些或戴著頭罩眼罩、或塞著口球、或夾著乳夾、或戴著貞操帶被完全束縛住無法動彈的軀體,可以讓他暫時平靜下來,就像拼命練習那樣的有效。

“有什麼感覺?愉悅?羞恥?還是興奮?”

“都...有吧”

這是勇利第一次鼓起勇氣進入這樣的聊天室與人交談,大獎賽排名墊底,巨大的受挫使他陷入極度恐慌,急切地想要尋求一個能夠釋放的空間。

“你剛剛說你喜歡捆綁,那麼,是想要綁人還是更想被綁起來呢?”

“應該都有吧...或許更想被擺放成能讓別人欣賞玩弄的東西......”

完全匿名讓勇利膽子大了不少,向對面的陌生人吐露自己內心真正想法,對方的語氣和緩輕鬆,也消除了他不少顧忌。

維克多倒是有些訝異於對面看似羞澀不自信人的誠實,思索了幾秒,便敲下一行字。

“很好,那我們就來試試吧。”

與原先詢問的語氣不同,這是個肯定句,絕了對方退縮繞圈的可能性,要不離開,要不就答應。

「各位貴賓,機艙門已經關閉,請確認所有電子用品包含行動電話已經關機。」正當他猶豫著要不要踏出那一步時,機上廣播響起。

“好。”勇利一咬牙,應下這份不為世人所容的邀請。

“但我現在在飛機上準備起飛......”他慌亂的又補上一句。

“我知道了,那就給你一個任務,起飛後到廁所去自慰,在射出來前停下,不穿內褲回到座位上,保持硬到想要射的狀態直到下飛機,然後向我報告。”



----------------------正文分隔線-------------------------

感謝看到這裡的大家~啾啾啾~

我真的很怕會被和諧(((

然後網路上的對話真的好難維勇(在說什麼

有點慢熱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應該兩三天一更,會盡量更勤一點

然後最近在編一首有點像是對應Yuri on ice的曲子,連滑冰動作都腦補出來了#好想好想給維克多跳(欸

喜歡的話給個熱度唄( • ̀ω•́  )

有什麼建議或想看的東西請留言告訴我~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