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胤nightmare

灣家人一隻>w<
萌藍雨四期生/////
本命喻黃喻可逆可拆其實雜食(欸
想寫一個超級蘇的黃少天誰都不要阻止我(?)
不知道為什麼寫出來的文章越來越多是BDSM相關(躺地
最近在雙黑坑底。
所有都是逆可拆不一定#

【維勇】Be my Dom(章之四)(BDSM)


※以愛為前提的BDSM

※實際DS調教有

※R18情節有

※身心都不怎麼虐(在我看來)

※跟著原著情節走

※真的很OOC

----------------------正文分隔線-------------------------



仿彿沒有任何準備地沉入深海中,困在一個全黑的世界,視覺被剝奪使觸覺上的感受更加清晰,沉重的水壓壓迫得你完全無法呼吸,連選擇嗆水的權利也沒有,你無法自制地掙扎著,卻是徒勞無功,只是加速氧氣的流失。

那雙戴著黑色皮質手套的手來回撫摸你背脊,溫存而帶安撫性質的吻落在額間,你的大腦因為缺氧而無法思考,漸漸地、漸漸地失去意識......

「氧氣,是主人賜予你的東西,高興、或者不高興都可以選擇收回,你瞭解了嗎?」

「窒息的感覺痛苦嗎?害怕嗎?這是一種達成絕對信任的手段,信任是很空泛的詞彙,惟有實際體驗才能感受到最深層次的臣服與信賴。」

那聲音如同蒙著一層霧,除了高高在上的強勢以外再聽不清究竟是出自怎樣人之口。

「表演也是一樣的,若是做不到將自己徹底投入情境,那便將它轉化為真實。」

隨著語句的進行緩慢清晰了起來,逐漸揭開了那層紗......

那是、那是......維克多!



勝生勇利猛然驚醒,從自家床上坐了起來,羞愧地發現那股濕潤的感覺來自浸滿剛射出體液的內褲。

窒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尤其當它發生在睡夢裡,能夠在不知不覺中奪去性命。

翻身下床處理完髒掉的內褲後,早已睡意全無的勇利套上大衣,像是有了什麼靈感似的快步往美奈子老師的芭蕾舞教室前行。

「請教導我女性的動作與姿態,我要成為迷惑男子的小鎮第一美女。」



他是為維克多而舞的,因此也特別需要維克多的鼓勵才能做出最完美的表演。

「我會變成最好吃的炸豬排蓋飯的。」

為此他尋著維克多近乎哀求地討要了個安定心神的擁抱,如願以償,維克多沒有辜負他的期望,在勇利撲上來時環住了他的背。

「嗯,我最喜歡炸豬排蓋飯了呢。」

維克多面無表情地應和了聲,前一天晚上看到的東西還停留在腦海裡揮之不去。

他不滿於勇利在網路上找主人,即便那個被找的人是自己,然而對於那隻網上的小豬在現實已曾認過主也感到同樣的不滿,即使那個主還是他自己。

再怎麼不滿,維克多還是決定先認真看看這場由他編舞的表演勇利將會怎麼去詮釋。



Eros,即性愛之愛,維克多不得不承認把這個版本的編曲給勇利是有極大私心的。

他為找尋靈感而來,自然希望在對方身上看見讓自己能夠突破的一線曙光,否則一切都只是在浪費時間。

真是令人驚喜啊,維克多愉悅地向徹底化身為美女的勇利吹了聲口哨,腦內卻飛快運轉著下一步計劃。

學生或者奴隸......或者兩者皆是?

Wow真是個amazing的idea!

一定會很有趣的,看來自己能度過一個特別美好的賽季了,看著場上進入表演狀態魅力十足的小豬,維克多如此想著。



「現在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人呢,把衣服脫掉吧——」

歡快的語氣搭上按理說不可能出現在冰場上的指令讓勝生勇利不禁懷疑自己的耳朵是否出了什麼問題。

「欸——勇利不願意聽教練的話嗎......」

委屈的語氣讓勇利一瞬間差點以為對方才是那個被莫名其妙要求脫衣服的人。

見對方依然呆滯地站在一旁沒有動作維克多又補了一句。

「唔——那我們換個方式好了。雖然我不太想這麼早就說出這種話,但是——不聽話的小豬可是要接受懲罰的喔。」

金色刀刃的冰鞋載著它的擁有者緩緩滑近,最後一句話幾乎是貼在對方耳上說的。

聲音刻意壓低造成的效果絕佳,勇利耳朵整個紅透了,倉皇地想要逃開,卻被維克多厚實的大手捉住,逼迫著正視那雙湛藍色的眸。

「你還記得誰是你的主人嗎。」

幾個吐息間氣場轉變之速簡直就像換了個人,夾著威勢的語氣帶來極強的壓迫感,直接灌入勇利腦中。



----------------------正文分隔線-------------------------

感謝閱讀到此的各位(深深一掬躬

好久不見哈哈哈哈哈...(遠目

我真的太久沒更新了...對不起,也特別感謝不離不棄等我更新的大家QWQ

沒什麼時間打後記,等等還要考程設期末考orz

總之想看什麼梗或者哪裡有bug需要更改都可以留言跟我說喔~

唸書去了,大家揮揮////

评论(15)

热度(92)